现场开奖
媒體談年輕人沉迷短視頻:刷15秒容易,看本書太難

??????[來源:中國青年報]??????2019-03-22 08:18:52

1553196841054_1.jpg?x-oss-process=style/w10

截至2018年9月,我國移動寬帶用戶規模全球第一,4G用戶總數達11.3億戶。與之相伴的是,4G用戶主力軍年輕一代中的“手機族”現象引人關注。

當搞怪叫喊的“好嗨喲!”聲音通過手機傳進萬千青年的耳朵里,短視頻類手機App的用戶量隨著歌詞中“人生已經到達了巔峰”沖上了頂峰。

經歷了2016年以前的開發布局后,短視頻App的用戶和流量在2017年快速增長,2018年迎來了全面爆發。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,目前市場上已有超過百款短視頻App可供下載,今日頭條、騰訊、百度、新浪等互聯網巨頭往往是這些“網紅應用”的幕后投資人,強大的資金投入和流量推廣,讓許多年輕人成了“刷屏一族”。

問題隨之而來——每天動輒用兩三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沉浸在短視頻界面里,正在讓許多年輕人悄悄跌進沉迷的“泥潭”,有的生活、學習受到影響,有的甚至難以自拔。

“爽”并荒度著的時光

大三學生梓潼每天最關心的事就是手機的電量是否充足,從睜開眼的那一刻起,手機和身體仿佛融為一體,電量不足這件事萬萬不能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梓潼2018年3月開學后喜歡上了刷(指頻繁瀏覽)“抖音”短視頻,日漸迷戀,下半年升到大三,課程不多,也不能離開學校,她每天有大把的時間窩在寢室里“刷刷刷”。

梓潼喜歡看搞笑和美食博主推送的內容,讓自己特別輕松,還能了解城市的大街小巷有哪些好吃的,有時還會看看“吃雞”游戲的短視頻,給自己增加“實戰經驗”。

“只要沒事就會刷。”梓潼說,如果一天沒課的話,可以從早上醒來就一直刷到中午,吃完中午飯再繼續刷。她感覺沒課時看一天手機也不算什么,反而“很爽”,“每次刷到不想再刷的時候總感覺內心很愉悅,但大腦很空虛,什么也記不住。”

梓潼形容自己現在的大學生活是“爽并荒度著”。在梓潼身邊,和她有同樣刷短視頻愛好的同學并不在少數,許多同學都是在消磨課余時光的過程中接觸了短視頻,漸漸產生依賴,成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“大學不都是這樣過的嗎?”梓潼反問。

夏晚喜歡上刷短視頻是因為感覺“孤獨”,她有一個異地戀的男朋友,在老家的縣城工作,兩人很少見面,她常常希望男朋友能到自己所在的省城工作,但男朋友遲遲沒有行動,兩人經常為此吵架。

刷短視頻是夏晚緩解情緒的一種方式,有時一刷就是一整天,經常對著同一個短視頻平臺“刷到想吐”,到了第二天依舊忍不住打開繼續刷,“一是看搞笑的視頻會慢慢不生氣,二是打發沒人陪伴時無聊的時光”,男朋友也沒什么安慰她的好辦法,經常對她說,“無聊就刷短視頻,沒流量我就給你充。”

從最初的新奇、好玩,到現在感覺自己更寂寞,甚至厭惡每一段10來秒的視頻內容,夏晚覺得,自己并不開心,但只能找到這種無聊的方式來緩解自己更無聊的生活。

卸載了又下載,怕跟不上潮流

莎莎一度把自己常用的短視頻App都卸載了。去年年初開始迷戀上刷短視頻的她,漸漸意識到自己沉迷其中浪費了太多的時間。

那時,炫酷的片段、奇特的效果、高顏值的小哥哥小姐姐都是吸引莎莎的重要因素,“幾乎每天都要刷四五個小時。” 莎莎說,時間消耗了,但笑過、炫過之后并沒什么收獲,反而自己“拔不出來”。

然而,一次聚會時朋友的妹妹唱了一首短視頻App上特別紅的歌曲,莎莎完全沒聽過,而身邊很多朋友都會唱。莎莎有些心慌了,她感覺自己和玩短視頻的朋友之間產生了“代溝”,接不上朋友的“梗”讓她難受。

為了“跟上潮流”,莎莎再次下載了幾個短視頻App。“短視頻是潮流指向標,朋友都說短視頻用語,我不知道,就會覺得自己很土。”

為了防止莎莎再次沉迷其中,男朋友借著最近備考一項資格證考試的機會,在學習時沒收她手機。莎莎現在刷短視頻的時間減少了很多,一方面是有人管著,此外她也意識到流行時尚并非不可接觸,需要有序有度,畢竟前途為重。

貴州民族大學傳媒學院新聞系教師王橙澄分析,手機短視頻突出細節、放大特色、互動性強,能給人們帶來密集的短期快樂,非常適合移動傳播,走紅是一個必然趨勢,不可能視而不見。

她認為,不能把短視頻App看成洪水猛獸,這種新傳播方式有其積極的進步意義,對于年輕人來說,適可而止使用是個很好地工具,需要解決的是沉迷其中的問題。

刷15秒容易,看本書太難

“刷視頻誰還去看書?”莎莎回憶,自己還是一年多之前讀了《活著》和《我們仨》兩本書,直到最近備考才重新回到書桌前。

即將大學畢業的陳欣曾經試過用短視頻App輔助考計算機二級,她發現一些博主會專門制作視頻講解Word或者Excel技巧,但看到考試題后還是覺得根據教材講解學習更有效,看短視頻靜不下心學習。

過去喜歡看書的陳欣還發現,自己最近拿起好幾本書都是讀到一半就停止了。“因為靜不下心來讀。”陳欣說,總是想去摸摸手機,很難完整地看完一本書。

王橙澄認為陳欣的問題在于,長時間習慣了碎片化的、迅速的信息接收方式,難以進行更深層的、邏輯性更強的思考,也難以沉下心來在深閱讀中獲得持久的快樂。

刷一段15秒左右的短視頻容易,看一本書往往堅持不下去,是當下很多年輕人的共同感受。貴州民族大學傳媒學院副教授、碩士生導師黃麗娜提醒說,一個群體嚴肅閱讀的不足或缺失,將直接導致這個群體認知停留在很膚淺的水平。

黃麗娜長期關注手機短視頻對青少年的影響,她發現現在一旦發生某個事件,很多青少年會依賴于碎片化的信息,加上他人的一些評價,就得出自己的結論,感覺自己對這些事情都很了解了,但實際上缺乏建立在嚴肅閱讀、學習之上的知識體系,自然難以構成對社會的系統認識。

黃麗娜打了個比喻,知識體系的構成就像一個金字塔,最底層的知識體系,是依靠一些道聽途說、民間傳聞得來的;向上一層是依賴一些媒體,包括現在的社交媒體、短視頻等等;媒體之上一層應該是嚴肅化的閱讀和學習;再向上是進行一些系統化的研究,通過所學知識對事物進行分析,得出科學的結論。

“如果大量的時間都在刷視頻上,肯定對你構建知識體系有巨大的影響。”黃麗娜說。

爬出沉迷陷阱需多方努力

現實中的情況是,許多人知道沉迷其中的危害,但拿起手機刷短視頻成了每天的習慣,剎不住車,幾個小時轉眼就過去。

一種研究認為,用手機上癮,問題并不出在人缺乏意志力上,而是因為在類似短視頻App等應用的背后,有很多人在努力工作,目的就是“破壞你的自律”。

黃麗娜用抖音App舉了個例子,她分析抖音采用的是沉浸式信息流呈現形式,使大家深度地沉浸在里面,“人們拿著它怎么刷也不可能刷完,使用的時候一直就沉溺在里面,永遠沒有一個盡頭。” 與之相比較,微信朋友圈就是一種有盡頭的呈現樣態,“看到那條朋友圈日期是昨天的,可能我就不會再看了。”

“傳統的電視媒體作為中介把新聞呈現出來,手機短視頻中多是和我們生活很接近的人傳播自己的事。”黃麗娜說, 這會讓屏幕前的年輕人和屏幕中的博主建立一種“準社會關系”,雖然兩者沒有直接進行溝通,“但很多時候你認可她,你覺得她就像女朋友一樣,一旦建立這種關系的話,其實就形成了一種很穩定的用戶黏性。”

黃麗娜同時認為,做互聯網產品最大限度地吸引用戶、增加黏性無可厚非,能夠讓用戶沉迷是產品設計者的成功,對于用戶來說需要正確認識這是一個什么工具,作為新媒體背后的互聯網企業來說,需要在獲得商業利益的同時思考必要的社會責任。

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,包括抖音在內的一些短視頻App已經上線了防沉迷系統。有的短視頻App會記錄用戶的使用時長,到達特定的時間后自動彈出提醒窗口,如果需要繼續使用,則必須再次輸入用戶名和密碼;有的按照用戶的年齡劃分可以使用的時長和范圍,未成年人需要在監護人的監督下使用;也有許多并沒有考慮防用戶沉迷的措施。

為什么有了措施,依然難以防沉迷?黃麗娜分析,一方面是防沉迷的措施還需要優化,另一方面是青少年用戶需要豐富自己的學習工作和生活,減少“無聊”的時間。

“比如請一個青少年喜歡的明星作為防沉迷的代言人,彈窗的時候以明星提醒的口吻告誡是否效果好一點?”黃麗娜說,青少年也可以結成小組,互相監督設定嚴肅閱讀的目標,沉下心來共同進步。(除兩位老師外,文中人物皆為化名)

[責編:肖秀芬]

10號樓

熱新聞

我要問

现场开奖 多乐彩11选5 君彩广东11选5破解版 股票推荐 零点棋牌案件 幸运28漏洞 博远棋牌官方网站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000157股票行情-和讯网 零点棋牌豪车赢钱套路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网